一个班长和一个16岁小兵的一见钟情

2013-2-16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次的选择,有时候的选择是正确,也有可能是个错误。而我选择了你,我不后悔。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如当初一样选择你。纵使爱你会让我伤痕累累,我也会无怨无悔。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

每当一个人静静抽烟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一个让我一辈子都只能想却不敢见的人,一个曾经不管伤心还是高兴的时候都始终陪在我身边的人,一个注定我们这辈子只能是最好的兄弟的人。我相信第一眼的爱情,那种心动的感觉,一辈子有一次就够了。初次见到他,是他刚到新兵连,那时我是新兵连八班班长一级士官,也已经是一名第五年的老兵了。在一百多名新兵中,他的个头一般,长的也不帅。但是第一眼看见他,我却有一种心动的感觉。那一身肥大的冬作训穿在他的身上,更显出他单薄的身体,给我一种忍不住想要把他抱在怀里呵护的感觉。我在心里想,一定要把他分到我们班。

可能是上天故意捉弄我,分兵的时候,他偏偏没有分到我的班里,而是分到了只和我一墙之隔的七班。事后我找连长要他去我们班,连长没有同意,(连长是我的老乡,而且只比我大两岁,平时没有人的时候,我们总是称兄道弟)为此我在八年的军旅生涯中第一次和他翻脸,那是唯一的一次。从连长的宿舍中出来,我都没有直接回我的班上去看看那几个新兵,而是直接去了七班。七班的班长也是我带过的兵。王林,一个四川籍的上等兵,人很老实,工作也很勤奋。我的突然到访让他很是意外,在一声班长好过后,他问我:班长,你怎么有时间过来看我?

因为这个时间基本上都是班长在和新兵谈心,了解新兵的情况。我告诉他:我只是随便过来看看,没有什么事情,你继续做你的事,不用管我。而我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新兵身上。在七班坐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左右,我知道他叫连亚飞,河南开封人,家中还有一个弟弟,父母都是农民。从七班回到自己的班里,我满脑子里还是他那憨憨的笑脸!

例行公事的开了一个班务会,宣布了一些部队的规章制度,以及日常生活中的注意事项。会后,新兵开始整理自己的内务和个人物品,我坐在桌子旁写我的日记,这是我的习惯,不管工作多忙多累,日记是每天都要写的。脑袋中都是他的样子,我知道我可能是爱上他了。日记本上满满一页都是他的名字,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开饭的哨声响了。

匆匆的吃过饭后,我就直接来到七班。屋子里除了王林外只有三个新兵,而他却不在。我问王林:那个新兵怎么不在?王林说:噢,他去厕所了,班长有事?用不用叫他回来?我笑着告诉他,不用了,我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他,他长的挺像我一个兄弟!正说着,他从外面回来了。看到我在,马上喊了一声班长好。我对他说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只要不是在训练场和公共场合,你叫我唐哥就行了!过来坐我旁边,我们随便聊聊,他坐在我旁边很拘谨,可能是因为年龄小,而且我又是他们班长的班长,他都不敢正眼看我!

我笑着和他说:放松坐吧,不用那么拘束。他这才抬头冲我一笑,说:是!他的笑容是那么的干净,双眼是那么的明亮。看的我都痴了,我看着他足足愣了有一分钟,班长,班长,你怎么了?我这才回过神来,我笑着说:没什么,看到你,我就想起了一个兄弟,你和他长的非常像,至少有八分像呢。他憨憨的笑着问我:真的啊?我说:是的。我问他:你为什么来当兵啊?你能吃的了这份苦吗?他两眼中带着淡淡的愁绪说:没有办法,家里还有个弟弟,而且母亲还有病在身,全家人的生活重担都落在了父亲肩上,我是当哥的,我要供我弟弟上学,帮父母分担一些担子吧。我看着他那明显与年纪不附的成熟,心里顿时一疼。我说:那你今年多大了?他说:十八了。后来他偷偷的告诉我,其实他才十六岁,为了来当兵,家里卖掉了唯一的一头猪请武装部的人吃饭,这才能来当兵!

和他聊了有半个小时,熄灯哨就响了,回到班里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他和我说的话,想着他家里的情况,他来当兵的初衷,以及他说这些话时候的样子。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尽力帮他,让他开心的当兵,我不想他有一丝的不开心,至少在我还在部队的这段时间里。迷糊中我睡着了!

部队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吃饭、睡觉、训练,每天周而复始。没当过兵的人总是说,你们的生活真精彩,我们有多么多么向往部队的生活。只有当过兵的人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多么的枯燥和无味。就像婚姻一样,没结的人拼命的想要结婚,结过婚之后才知道,婚姻就像是一座永久的坟墓,进去了,再想出来就难了。

清晨,一阵响亮的哨音响起,开始了新兵们部队生活的第一天。起床以后用了五分钟我把自己的内务整理好,戴好帽子扎好腰带,去了趟厕所回来。早操集合的哨声就又响了。因为是第一天,所以早操值班员只是带队在操场跑了三圈,喊了几遍口号就收操了。出完早操以后,新兵们忙着整理内务洗淑。我没有洗淑,也没有回班,而是直接来到连长宿舍。在进门前我已经想好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他调到我的班里!和连长说明了来意以后,一开始他坚决不同意,后来经不住我软磨硬泡,并且许诺过年不休假,在新兵连陪他过年,这他才同意。当时我高兴坏了,比立三等功的时候还开心,因为我知道我终于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从连长的宿舍出来,我迫不急待的来到七班宣布连长的命令。

而他则是用一种很迷茫的眼神望着我,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从七班调到八班。我笑着对他说:想去我的班吗?他想了想后,还是用他那招牌式的笑容冲我一笑说:想!我说:那你还不赶紧收拾东西,准备跟我走。王林一旁也说:还愣着干什么,快收拾东西吧。

一个班里只有四张床,上下铺的那种。他来了以后,理所应当的我们班就得有一个去七班。我让王林随便调一个过去了,去的那个兵还挺不高兴,(其实他应当感觉到幸运才是,我带兵在全连可是出了名的严格。因为我始终信奉我班长带我时候说过的话:只有对你们严格要求,才能带出最好的兵。王林他们可是对这句话深有体会,在训练上我就是一魔鬼,这个外号是他们私下里给我取的,不过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是尽最大的努力当一个好哥哥,所以我带过的兵都怕我,却又都和我最好)整理好东西以后,我把他安排到我对面的下铺,开饭的时间也到了。

吃过饭以后回到班里,新兵们继续整理自己的被子,前三天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屋里叠被子,拆了叠,叠了拆,要不就是压被子。而他也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学东西特别快,全班七个新兵,就属他的被子叠的好。弄的王林每次过来都和我抱怨一顿说:班长你可真不够意思,就这么一个好兵让你还给挖走了。我笑着和他说:要不你看我们班除了他以外谁好,你随便挑。他说:就他好,我就要他。我说:那可不行,他可是我的排头兵,我可舍不得给你,我还指望着他给我挣脸呢。

当然这些都是玩笑话,转眼三天过去了,新兵们的被子也初步有了点样子,整理被子的时间被放到了业余时间,大块的时间开始单兵队列训练了。每天的队列训练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很辛苦的,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在北方当兵的人来说。当兵的都知道,军姿是队列训练的基础,所以每天一小时的军姿是必不可少的。看着我喜欢的人在寒风中冻的小脸通红,我有些于心不忍了。因为今天是我值班,所以我特意为他提前吹了休息哨。休息的时候我问他冷吗?他说:冷!我把他拉到一个避风而且没有人的地方,然后把他抱在了怀里,我以为他会躲开,而他却出乎我的意料没有躲开。

我抱着他坐在地上,问他:现在还冷吗?他笑着说:没刚才那么冷了,班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我说:有吗?我对所有新兵都很好啊?只不过你比他们小,我多照顾照顾你罢了。你小子可得给我争气,别让其他的新兵比下去了。他笑着说:班长,我一定会做到最好的,一定不给你丢脸。我说:恩,我相信你。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训练的时间又到了,吹哨,集合,训练。

白天训练,晚饭后学歌,每一天都在紧张有序中过去了。我和他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他对我也是无话不说,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他了,而他只要没事也都跟在我身后,其他的班长见了,总是笑着说:小飞,你都成你班长的跟班了,除了睡觉以外好像你俩就没分开过吧?我也喜欢上了这种有所爱的人陪伴左右的生活。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会等他睡着了以后,静静的看着他恬睡的样子。北方冬天的晚上特别冷,虽然室内有暖器,但是后半夜还是很冷的,他晚上睡熟的时候,总是喜欢踢被子,每天晚上我都要起来好几次给他把被子盖好。有一次站哨回来的时候给他盖好被子以后,忍不住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下。他睡的很死,并没有发觉。脱下军装躺在床上,我没有一点睡意。

整整一晚上就这样看着他。快天亮的时候我起来抽了一根烟,看着外面还漆黑的夜空,想到如果一辈子只要这样我也知足了。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把他拖进这个圈子,因为他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不想害了他,我只想当他一辈子的好哥哥,只要能每天都能看见他开心的笑脸就够了。还有一年我就要退伍了,我想给自己也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当了四年兵了,吃了很多苦,失去了很多,本来一直在咬牙坚持着,战友们只能看到我坚强的一面,谁也不知道我内心的苦。直到他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让我每天的生活都充满了激情,让我感觉部队的四年没有白过,至少在我最后的军旅生涯中能遇见他。

爱一个人,就是要始终把他放在心里的第一位,只求能为他做点什么,而不是一味的想要得到什么。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