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勾引中学会了爱

2012-5-19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猪头是我同学,叫薛垒,在大一的时候在学校机房上爱白,被我当场抓住,吓得半死后,再我威逼下,向我come out了。随后的一段时间,我对他进行了系统的专业培训,告诉他1和0的区别,69和419的含义,还有很多从限制级的小说和电影中看到的刺激内容全部亲自演练一遍,他的很多第一次都是我陪他一块做的,第一次见网友,第一次看**,呵呵,当然还有第一次做爱。以一个情场和床场双料高手的姿态站在他面前,我在他心中伟岸的形象也从此树立,他也一度把我当佛供奉着,我和他就是单纯的男男关系,无话不谈,偶尔也会趁宿舍没人淫乱他一下,一句话,互相欣赏但互相不喜欢!在自己是gay的这个问题上,很小就意识到了,到高中就已经非常认同自己的身份,并一度认为与多数人不同是件很光荣的事情,也勇敢的对好几个人有了好感,并表达,虽然结果是必然的被拒绝,但是,他们几个以后都成为了我的哥们,对我公然的挑逗也都持默许态度,那时的我,总是单纯的以为,爱上一个人是很简单的事。高中三年,我就在不同时刻不同程度的爱上过他们五个,并没因此而感到痛苦和恐慌,享受着他们拒绝我后在心理和生理上不同程度上给我的安慰,直至我快乐的在00年考入合肥的K大。K大也算是个聚集地,尤以西区为主,每次在图书馆自习,都能发现几个可疑人物,而且在不久的以后,都被一一证实。当然这都得归功于认识的一个研究生哥哥,林子光,他也算是学校的一号人物,似乎他在学校的任务就是在发掘学校的可造人才,以至于我一直以为他读到博士的目的也仅仅是去充分挖掘学校资源,然后把相关资料卖给其他有需要的人,牟取暴利。因此,几乎学校的同志,只要是会上网,他都会不择手段,恐吓加诱惑的抓出来见面,我就是被他用一整套的四六级内部资料为诱饵诱惑出来的。

“乖弟弟,在哪呢?”

“图书馆自习,干吗啊?”

“咱们QQ也聊这么久了,你还不打算见一见?”

“没空,在图书馆准备四级,马上要考试了。”

“大一考四级还要去准备,高中那些老本足够应付了,你是不是考上K大的啊?”

“靠,这是什么道理。不来,等我考过四级了再来找你玩吧!”

“出来陪我走走,我把我积累的四六级内部资料给你,我就是看这些东西过的,都是90多分,出来吧,保证你顺利拿优秀。”

“真的吗?没通过怎么办”?

“把我赔给你,很划算的,快出来吧,我到西区门口等你。”

“我考虑下,一会给你发消息。”犹豫去不去的另一个原因是我怎么甩了猪头同学的纠缠,要让他知道我去见个陌生男人,他一定是很感兴趣。

“我出去一下,一会要是图书馆关门还没回来,帮我收拾书包。”

“你去干吗,去玩吗,干吗不带我去。”

“我老乡拿点东西给我,我出去一下,没什么好玩的。”撒了个谎。

“好,你去吧,帮你收书包就是了。”

“乖,亲一个!”

“滚。”

“我出来了,我穿白色上衣,灰色短裤,你呢!”我出图书馆门口,回头看了看,发现猪头没跟踪我,给林子光发了条消息。

“你过来吧,我就在西区门口,门口没什么人,你看到那个最帅的就是我。”

照了照图书馆门口的玻璃门,弄了弄头发,深呼吸了一下,朝西区门口走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