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同志:两个成都男人纠结半生的情感生活

2012-7-1 作者:未知 来源: 新浪博客 点击查看评论

一座爱情“断臂山”
 
他和他是这个社会的少数派,因为特殊的性取向游走在社会边缘。尽管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宽容,但如今他们的情路注定坎坷,这不是仅有爱情就能够解决和逾越的。

面对来自家庭、社会和传统道德的压力,这两个成都男人承受了太多的痛苦与撕裂。也曾迷失,也曾彷徨,但最终他们决定与同性爱人携手一生,因为,在他们两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爱的“断臂山”……

虽然被提醒要回避对他的外貌描写,但是我敢说,在我们见面的这个红星路同志酒吧里,有一半以上的男人看上去比他更像一名同志。不过,这位地地道道的成都老板想告诉我的正是这样一点——他,或者他们,其实如此普通。

我们要了一壶茶,他端起杯子,缓慢地饮尽,也缓慢地讲述他的故事……

爱上了

我跟强住在新南门成都空军的机关大院,从小一起长大。他是好孩子,我是小痞子,可我发育比他早,所以小时候我老欺负他。不过我可不许别人欺负他,记得有一次一大个男孩儿诬赖强偷了他一件什么破玩意儿,我一砖头险些让那小子脑袋开花。后来就一块儿上学,一块儿逃课,一块儿踢球。

初三那一年,一次打球的时候我崴了脚,一下子肿得跟馒头似的。强背起我就往医务室跑,那时候我才发觉他的背真宽,好温暖,好舒服,身上一股子男孩儿运动后的汗味儿一阵阵地往我鼻子里冲……后来好一阵子我老躲着他,搞得他一头雾水。

初三一晃就过了,强考上了成都七中,我是压根儿就没指望能上!我还是三天两头去找强,我们从小一块儿打球,拆不开的!不过好多时候我就是想看看他,看了心里头就塌实了。

有天看黄色录像,心里跳得很厉害,怎么看着看着就想里边那男的是我,女的是强……于是那天晚上我就到他家睡觉,正巧他爸妈不在,我坏主意就来了。

我承认:我有罪,我对不起兄弟,我不是人……不过我不后悔!第二天强没去上课,在家里打得我满地找牙,我任他打,他打着打着也就不打了。他让我滚,我滚了。可没几天我又去找他,他不理我,我就天天在学校门口堵他。

他不能不理我了,没过多久我们又一起打球了。后来我又去他家借宿,挑得是刮风下雨的天,一副落汤鸡的惨象,他没法子拒绝。强从小就是好心,我比谁都清楚。上床之前他跟我约法三章,我点头如捣蒜,可是上床以后他好象也没怎么拒绝。

后来我们比较频繁,大概一礼拜一次。我对他有爱的感觉,他也说过,和我在一块儿有像亲兄弟一样的感觉,和别人在一起时就没有这种互相依赖的感觉。在与强心灵碰撞的瞬间,迸发出来强烈的光和热,我以为那就是我永恒的温暖和光明了。

分开了

就这么着强念完高中,又在川大上完大学,然后进了一家国有企业。我混着混着慢慢也长心了,开始自个儿找事做。我脑袋活,知道情人节去大学外边卖玫瑰花,圣诞节卖贺卡……什么好卖我卖什么,学生的钱好赚。

在大学生身上赚到点本钱以后,我索性就磨子桥川大北门附近租了间铺子做起了小生意,正赶上大学扩招,也赚了一笔。再后来就投资干装修,生意越做越大,也算有房有车。

强那边基本上没什么事儿,我们还是三天两头住一块儿,周末我就载着他到农家乐玩,像恋人一样幸福而缠绵,直到去年情人节……

那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手头有点钱,我也开始学浪漫了,硬把他拉到春熙路喝咖啡去。正喝得起劲呢,这小子跟我说:“我有点事跟你说,我要结婚了……”。当时我就跟他急了,立马把他拉回家里,回家我就揍他!这次是他没还手,直到我打累了,他才说他妈得了癌症已经到晚期了,临死前就想抱抱孙子,至少看见儿媳妇也能闭眼了!

我无语了,强是个孝子,我从小看着的,我一把把他搂在怀里……那天晚上,我们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说一会儿唱,就这么搂着在地上坐到天亮。

就在那天晚上,我才知道,原来这小子恋上我比我恋上他还早,要不然当年“那一夜”我肯定制服不了他!这小子脸皮薄,现在才说,害得我还内疚了这么些年!

没多久强就结婚了,我们家是老邻居当然得去喝喜酒,我是强从小最铁的哥们更不能不去。我妈居然还让我给强当伴郎去。那天我故意迟到,我怎么能陪着自己从小到大差不多二十年的爱人跟别人结婚!

如我所料,去了我就被罚酒,罚吧,罚得越多越好,我他妈醉死算了!那一天,酒席上烂醉如泥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新郎倌。

就这么着强结婚了,那时我一个人真的好难受,甚至想到过死。我不知道我的这颗心还能交给谁……

回来了

可没过多久强就来找我了。那天他喝得醉醺醺地,一进门就张开双臂紧紧抱住我不放,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们又上床了,他在床上比我还疯。我问他夫妻生活怎样,他说一个月一次象应付差事。

我们就这么不清不楚地又混在一块儿,次数肯定是少多了,也有好几次想彻底断了。可是断不了,几次说好了不再单独见面,可总是熬不过十天半个月。我主动找他的时候多,可他也找过我……

结婚不到三个月,强的妈妈死了,不到一年,强当上了父亲,是个男孩儿,强的老婆主动让我做了干爹。说实话我们都觉得对不住强的老婆,要不是那一天她回娘家记错了火车车次,我们现在肯定住不到一起……

那天强的老婆要回娘家,提前几天就说好了我送她去火车北站。一把她送到车站我们就心照不宣地急着往家里赶。可强的老婆到了车站才发觉是第二天的票,她怕麻烦我不打电话叫我回去接。

我们被她抓了个正着,大概跟港台片里抓奸在床的场面差不多……就这么着我被家里扫地出门了,强也离婚了,并在厂里呆不下去了,于是我们住到了一起。

强离婚的时候整个一净身出户,儿子判给前妻了,由于理亏,什么也没要。现在他看铺子我跑生意,在家里我做饭他收拾屋子。上周,我们看完《断臂山》,强抱着我哭了,他说爱情是如此的无所不能,可以抵抗一切尘世的风霜,照亮所有的漫漫长夜。

要不是至今我老爸老妈还口口声声没我这个儿子,要不是强回家差点挨他老爸一花盆,要不是强想看看儿子只能趁前妻带孩子上街时远远地瞄一眼,我们的生活真是完美无缺了。

不过就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每天早上醒来第一眼就看见身边这个睡得象孩子似的大男人,我心里第一句话就是:老婆,我要定你了!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