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之初体验

2013-9-8 作者:海洋兄弟 来源: 海洋兄弟博客 点击查看评论



文/孙海洋

要怪就怪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风,刮在我初中二年纪春末夏初的狂风。那场大风吹毁了我们山村许多东西,也吹断吹倒了我们村许多树,包括我家门口的那棵很粗的核桃树!


我的父亲在我六岁那年就去世了,核桃树是我父亲亲自埋在土里的核桃长起来的!核桃树被风刮倒了,痛苦也罢,遗憾也罢,都没有用了,可是它却用一个树枝挂坏了我家瓦房屋顶一角。本来就简陋的土坯房子,显得更破烂了,仿佛风再一吹就能倒塌。

于是,母亲找来村里的木匠修理房屋。 因为房子维修的缘故,我就去浩家借宿住去了。
浩和我同岁,他家和我家隔十户人家。我们都是初三却不同班。我文静,他有点野,我是学习委员,他在他班是体育委员。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从小时候玩尿泥开始的伙伴情谊。

我们关系好,很好的伙伴,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放羊,许多事情我们俩都一起做。

我到浩家住,其实是他的父母让他叫我去的。浩的父母挺喜欢我和浩一起,因为我学习聪明啊,说我们在一起可以互相学习,对考上重点高中有利。看见我家核桃树倒了,浩的父母知道我们家兄弟姐妹多的处境,就让我暂时先住他家。

那天晚上我去浩家,他父母给我吃了半碗自己家的羊肉,他家的羊被狼咬死了。浩家的羊就栓在他家后院的土窑里,刮风的夜里有狼光顾了他家后院,虽然有家犬阻止没有被吃掉,羊却真的被咬死了。浩的父亲就把羊杀了,羊皮留下来可以制做成褥子,羊肉煮熟了自己家人吃。

我和浩睡在他家大房前的小屋子。浩家情况好,房子多,他父亲是队长。那时没有电视,有收音机。我和浩睡在被窝听《岳飞传》,刘兰芳播音的版本,特别精彩。民族英雄岳飞精忠报国却被秦桧暗算的故事听得我们聚精会神,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也许是浩家的床太温暖舒服了,也许是羊肉性热的缘故,我的梦做的是特别香艳,朦朦胧胧中,我被一泡尿憋醒,小弟弟还是勃起状态,起来后对着尿桶哗啦啦方便完,上床,不经意看到浩睡的特别安稳,脸上还有笑容,也许他做美梦了吧?!

浩是我们村子公认的帅小子!虎头虎脑的,我看着看着,心中陡然一种莫名的感觉。初中那时对男女之事不是特别懂,听人家说过亲密接触的情节。我感觉心里怪怪的,莫名其妙的心慌。

我赶紧熄灭灯,又躺下,却睡不着了。我是第一次在别人家睡觉,而且和我喜欢的人,心乱,是青春年少的懵懂,让我情不自禁的拥抱住浩。

他没有动,我得寸进尺,更抱紧他,而且用手摸他。当我不经意摸到浩硬硬的下身,我狂晕!原来他也会在梦里勃起性欲啊!失去理智的我那里管什么应该不应该,继续沉醉抚摸他。我忽然想起我们学校同学流传的手抄笨黄色小说《少女之心》里的性爱情节,莫名其妙的一种特殊欲望让我浑身燥热。

浩忽然醒来了。我吓得赶紧放手。谁知道他竟然又把我的手拉过去放在他的大腿根部,好像他也喜欢我抚摸他的小弟弟一样。我们俩都热的出汗,浩自己脱了他母亲帮他做的土布平角内裤,也脱去我的球裤,于是,我们俩都疯狂了,两个懵懂少年光溜溜的身体零距离接触,我体验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来自身体的感觉。我们俩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身体胡乱摩擦,热血在血管里奔腾,心脏在胸膛中狂舞,迷乱之际,我亲眼看到了浩喷出了他的男人本质,洒落在他的肚脐上的胸脯。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东西不可压抑的往外冲,赶紧拿自己的球衣吸收了我的慌乱!

喷出精液以后,浩陡然很沮丧,我也由于害怕没有说话。浩自己用内裤擦干净那些污秽的液体,就开始抽烟还不住叹气,我们都失眠了直到天亮。

第二天,我就感觉得到有种东西卡在我们之间,因为我真的不敢直视 浩,而且他也刻意躲避我。我很难 过,像做错事的孩子,明明知道错了,却没有勇气也不知道如何认错, 请求浩宽恕!我想都怪我自己先摸浩的身体,最后才发生那样子的事的啊!

反正,他不理我了,我只能站在我家门外眺望站在远处他家门前的他,平时他总会朝我挥手,而现在他总会发现我后马上离开。谁也不知道我们俩为什么不随便说话了。我们也不好意思一起上学了,浩的父母几次问我为什么不去他家玩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应该撒什么谎来圆那一夜的懵懂情怀!?

我真的特别痛苦啊!我好想拉住浩的手说,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咱们和好吧!但是我没有办法消除心里的尴尬!也因为浩似乎跟另外一个同村的男孩在一起的时候多了,后来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他初中毕业从学校出来被舅舅带到西安学厨师,我后来也到南方打工了。

直到许多年后,我从广东打工回家过年,刚一进村子,就碰见了浩,他已经和我一样是大小伙子了,更加帅气充满活力。我一时愣在原地,两个人都沉默不语,还是浩先开口:你回来啦!都三年没有回家过年了啊!我正月初六结婚, 你刚好跟上喝喜酒呵!

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和我说话呢! 我说。

其实我也早想和你说话了呢!浩 说,知道你在广东打工,我一直以来都在西安,抽烟吗?浩掏出猴王牌香烟问我。我说:不会。

我们俩不约而同笑出声来,偶然抬头,我看见天空的云朵在风中散开,露出大片的蓝天。我们良久对视,所有的在我们之间存在了近十年年的隔阖,一下就没有了影踪!

我们边走边聊,一起朝村子里走去。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